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mjz209的博客自言自语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开个博客赶时尚,不求文章留千古,自言自语度时光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1943年7月4日。在红旗下成长,当过农民、教师、军人、国企职工。甘当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当年曾跑遍大半个中国,如今栖身于某棚户区的一所陋室。当年名利抛天外,如今柴米上心来。一生愧家未愧国,百思无解叹无奈。虽然锋芒磨尽成废料,仍然杞人忧天枉费神。爱读书,不求甚解,,不会打麻将,没有麻友,不会跳舞,没有舞伴,不会抽烟,对烟草工业没有贡献,偶尔喝点小酒,与名酒无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鹊桥会——牛郎织女的烦恼  

2013-08-12 14:35:28|  分类: 茶余饭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金风玉露,七夕之夜,斜月高挂,繁星闪烁,一抹蓝天,纤尘不染。鹊桥上,游人如织,大家一面欣赏秋夜美景,一面享受着秋风送来的清凉,谁也没有注意到相拥在一起的一对情侣,正倚着桥栏窃窃私语。他们就是一年中只能有一次相会的牛郎织女。

他们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,也无意享受初秋之夜的清凉。他们在倾诉着别后的思念、彼此的苦衷、相逢的甜蜜、未来的憧憬。这正是:

桥头明月光,

织女会牛郎。

无心赏明月,

含泪诉衷肠。

“一年只能相会一次,还要靠乐善好施的喜鹊帮忙,这种日子何时是个头?”织女依偎在牛郎的怀里,眼里含着泪花说,“看今年,好像喜鹊少了许多。人间的环境日益恶化,喜鹊逐年减少,如果明年喜鹊更少,这鹊桥就搭不成了,我们相聚就更难了。”

“不用担心,一切都会变好的。”牛郎安慰织女说,“玉皇大帝很关心天上的民生工程。听说天河上很快就要建大桥了,到时候就不用喜鹊帮忙啦!”

“拉倒吧,讲了许多年,就是不见行动。再说,即使桥建成了,一场大雨过后,桥还不是垮了。今年人间下了一场大雨,光四川省就垮了十九座大桥。”织女显然对建桥没有信心。

“未必每年都有水灾。”牛郎说。

“难说。现在怪事多得很,百年不遇年年遇。没有水灾还有汽车超重、炮竹爆炸、河中采沙、山体崩塌、地震、泥石流……,垮桥随时都可能发生。”织女几乎是谈桥色变,“我们还是买套房子住到一起吧,不要来回过桥好吗?”

牛郎害怕讨论买房这个话题,因为这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目标。牛郎的农场已被兼并,他早已不是农场的农工,现在是流动就业,没有固定的收入,今天在这个工地打工,明天又到另一工地打工,有时又去送水、送外卖、送快递,而且常常面临着讨薪难的尴尬,靠如此菲薄的收入,无论如何是买不起这天价住房。织女提起买房,牛郎只得如实相告:“我们买不起房子。”

“南天门一带的房子买不起,我们就到西天佛祖那里去买房吧,不是说那里的房子卖不掉,有房无人,已经成了‘鬼城’了吗?”织女说。

“西天极乐世界,房子虽多,我们如何去得。”牛郎说,“唐僧去西天,有孙悟空保驾,还历经九九八十一难,才到达西天,我们无人保驾如何去得西天,只怕未到西天就成了妖怪的盘中餐。”

二人议来议去,终无良策,织女突然想起自己早年曾和月中嫦娥有同窗之谊,就试探着说:“嫦娥的广寒宫中空房甚多,我们不妨去和嫦娥姐商议商议,在她那里借套房子暂住。”

“这是更不靠谱的事。”牛郎说,“嫦娥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女生,已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,她把广寒宫的大套房子分割成小间搞群租,赚穷人的钱。一套大房子分割成25小间,每间3.2平米,月租800元,一套大房子月收租可高达两万元之多。一套80平米的小房子也可租给25人居住。她会借房子给你?!”

这条路又被堵死了。一说到房子,到处都是此路不通的告示。织女失望极了,她后悔刚才说到这个话题,让团聚的欢乐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诗人秦观曾称鹊桥会为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,而此时的织女,只觉得“高处不胜寒,何似在人间”。她知道牛郎的难处,实在不想破坏这一年一度的短暂的欢乐。

织女不说话了,她想独自咽下这一杯又一杯苦酒,不再给牛郎受伤的伤口撒盐。她没有告诉牛郎,自己的工厂正在裁员,自己正面临着下岗的危险。她没有告诉牛郎,寄养在爷爷奶奶处的两个孩子让她牵挂。村里的小学已经裁撤,现在上学的学校离家很远,往返要乘校车,而校车的安全又令人担忧。留守儿童出事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。织女知道,她的两个孩子,作为留守儿童,同样存在着安全隐患、亲情缺失、疏于管教等诸多问题,这对孩子的成长影响极大,心里着急,又苦于没有解决的办法。

牛郎知道,此时此刻,织女的心里很不好受。她冲破重重障碍嫁给了自己,自己未能给她幸福,如今一家三地,居无定所,团聚无望。牛郎觉得自己很无能,对不起对自己一往情深的织女。他实在找不出合适的话安慰妻子,为了打破僵局,他说了一句不关痛痒的话:

“这天河的水真清澈啊!”其实这天河的水早已不清澈了,只是在朦胧的月光下,看不清这早已被严重污染的天河之水罢了。

谁知这句话又勾起了织女的伤心往事。织女说:

“该死的王母娘娘,就是她用这条清澈的天河把我们分开的。如今我们天各一方,彼此魂牵梦萦,受尽折磨,我恨死这个老妖婆了。”

“听说王母娘娘又要搞蟠桃圣会了。”牛郎说。

“这个可恶的老妖婆,她垄断了天上的蟠桃资源,利用职权侵吞公共资产,把天上唯一的一处蟠桃园占为己有,供自己挥霍享乐,哪管老百姓死活。蟠桃会就是她拉帮结派为自己培植党羽的一种方式。天宫许多大仙敢怒不敢言。”

“有一次,几个妖仙在蟠桃会上酒足饭饱后,集体搂抱着仙女到神仙会所去寻欢作乐,被网民把视频发到网上,在天上引起很大震动。”牛郎说。

“当年孙悟空曾大闹蟠桃会,自从孙悟空被关押后,再也没有人敢得罪这个老妖婆了。”织女希望孙悟空再大闹一次蟠桃会,可是孙悟空早已修成正果,再不会冒冒失失地闹蟠桃会了。

二人越说越气愤,牛郎说:“我恨不得去炸了王母娘娘的瑶池!”

正说着,他们二人的手机同时响铃了,打开一看,两人的手机里显出了同一条短信:“莫谈国事!你们的会话,涉及到敏感词,危及到公共安全!”

“糟糕!我们被监控了!”牛郎连忙抬起头四处张望,见周围并无异样人员,桥上的人似乎少了很多,所有的人也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存在。但是一颗悬着的心并没有放下,连忙转换了话题。

“发牢骚有何用呢?”牛郎说,“人间的改革正在一步步取得成功,天上的状况也一定会有所改变。我相信,要不了多久我们的困难就将会成为过去。”

“这‘多久’到底是多久呢?”织女问。

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,不会超过一百年吧!”

“这……”

 

后记:

七夕,被称为是中国人的情人节,正在大家都在献玫瑰送祝福的时候,我却发了一篇让大家扫兴的日志,这格调与今天的气氛实在不符,真是对不起广大博友。我无意给大家的欢乐气氛泼冷水,我只是觉得在歌颂美好的时候,不要忘记美中不足之处还不少,绝不可以忽略不计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7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